<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
      2. 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火種 > 第14事3章 搞事 四

        第14事3章 搞事 四

        作者:綠蠟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07206/3114036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你說的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希光沖水洛先生微笑,可惜他看不見。

            “不知道?”水洛氣急,“都這個時候了還和我玩心眼?不殺了南西,被他抓到機會,只會將你和陽女,送入真正的深淵。有多少太陽氏族的火種遺血,就被他們以這種方式給毀滅了?如若不是如此,你以為咱們第七星域會淪落至此?”

            “他們為什么要將火種趕盡殺絕?”

            水洛警戒地看著前方已經將符文全部撕開的南西,道,“為了信仰,為了他們的輪回永續。不過,他們的輪回太狹隘了——”

            水洛話沒說完,南西已經徹底自由,他的身體仿佛蛻掉外殼一般,硬生生比剛才漲大了一圈。水洛在他腹部留下的傷口,已經被完全修復,他所展現出來的氣勢,更加強大。

            “來不及了,他解開了封印,肯定是想在清先生來之前把陽女解決掉。”水洛道,“我擋住他,你帶陽女走,直到我向你發送信號。”

            希光很能聽得人勸,將鳳凰羽毛插在腰后,果真就束著手返回陽萌身邊,道,“水洛先生讓我們先走,我們去邊上等著,先觀望一下。”

            陽萌點頭,對蓖麻道,“蓖麻,我們走遠一點,去安全的地方,不要讓南西抓到我。”

            蓖麻點頭,將小窮奇和陽萌托在翅膀上,雙足在虛空點了一下,邊向廢墟和虞淵的交界處飛去。狼獸不急不徐地踱步,似乎斷后。希光化為一線銀光,站在陽萌身側,道,“另外起碼還有三十五個南西一樣的人,如果聯合起來要殺我們,就真危險了。”

            “這是什么狀況?”

            “水洛急匆匆說了一句,和信仰有關。似乎是南西認為,火種的存在會斷絕輪回,但是水洛認為南西的信仰過于狹隘。”希光看著遠處因為水洛和南西的纏斗而出現的一個個亂流,“這么說起來,燈塔內的信仰至少有兩個分支,而建木血脈的斷絕和信仰有關。”

            “兩派人都認為自己的信仰是輪回,但是南西先生為代表的這一派認為火種的存在會破壞輪回;而以水洛先生為代表的一派,則持不同看法,對嗎?”陽萌點頭,“看來,四千年前,是南西先生他們這一派獲得了全面的勝利。”

            “但是第七星域目前的衰退,卻讓水洛先生這一派找到了契機否定南西先生這一派的觀點。”希光偏頭,“水洛先生還大力支持這個虞淵項目,似乎是想要重現湯谷的輝煌,可以說,他們這一派,已經從心理上完全否定了南西一派的成果。”

            希光對陽萌調皮地眨眨眼睛,“說不定,他現在還巴不得有個火種。”

            “那晨明那邊怎么回事?阿加先生又是哪一派的?”陽萌皺眉,“旦為何那么謹慎,那么如臨大敵?顯然,南西先生這一派的力量非常強大呀!”

            “水洛先生說,只有我的弓箭可以殺死南西。”希光有點心動,他解開自己的面具,露出三只眼睛以及雙耳上的墜飾,一金一玉的顏色非常靈動。他抬手摸著雙耳耳墜,小小的玉弓落在他掌心,而金弓則屹然不動。他反轉把玩著這小小的玩意,在他的記憶中,旦手中的玉弓,只是撥弄弓弦而已,射出的箭便將他的身體洞穿,其中蘊含強大的力量,直接將他一部分的身體化為了塵埃。

            “要試試嗎?”

            “如果這是水洛先生的試探呢?”

            “反正都已經暴露了。”陽萌死豬不怕開水燙,“清波姐姐那邊也沒有被馬上剿滅,雖然她給我傳話,說了個什么一年為限。”

            “這樣就辜負了旦的苦心。”

            “他老古董了,不知道世易時移。”陽萌看向不斷逼近,已經占據上風的南西。

            “好!”希光咧嘴笑,“就算是要被追殺,我也能帶你走到更遠的地方去。”

            他將玉弓握在掌心,意念一動,便成人高。掌握這弓,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仿佛它是自己身軀的延伸,可以讓其指向任意方向,也可洞穿一切。他拉開弓弦,一點點光芒在指尖匯聚,最后成一支箭,直指南西。水洛眼角余光感受到這光芒,身體猛然倒下化為一團枯草,將南西束縛住,南西自然也感受到了那狂猛的力量,雙腿化為樹木的狀態,雙臂展開成盾。

            玉箭化為流光,不,比光還要快。

            陽萌只見自己眼中光點一閃,爾后便見得虛空中爆開一團金色的火光,火光呈現鳥態,一閃即逝。

            “打中了?”

            希光偏頭,金色耳墜晃來晃去,他遲疑了一下,“好像沒有,很奇怪的感覺。”

            水洛喘著大氣從一條裂縫中鉆出來,“分|身,這是他的一個分|身。他的真身是在太陽里的一只三足金烏神鳥——”

            “神鳥化人?”陽萌看水洛口中噴出兩口鮮血,一副馬上就要死的樣子,立刻從空間里摸出一小箱子火焰果塞過去,“快吃,身體恢復了給我講講,他是神鳥怎么化人的。我這邊的三只異獸,你看,能不能也——”

            水洛接了箱子,也顧不得維持以往的形象,一手一個果子,不斷往嘴巴里塞,塞完后長舒一口氣,道,“差點就死了!”

            希光撫摸著玉弓,掌心一握便要將它收回,水洛眼巴巴地看著它,視線挪到希光臉上,仿佛對他的第三只眼睛非常贊美,道,“我能摸摸它嗎?”

            “不能!”

            一向斤斤計較的水洛,這一次居然沒反對,安安靜靜看著希光將弓縮小,復又掛回耳垂上。

            陽萌微笑著看向水洛,水洛眼睜睜看希光的面具展開,遮擋了全部的神異,他似乎有些意猶未盡。陽萌道,“水洛先生,現在,咱們算是綁在一條船上的人了吧?”

            水洛立刻清醒過來,馬上跳開,道,“怎么會?”

            陽萌依然保持微笑,但是呼吸已經不平穩了,緩緩道,“你什么意思?我和希光可是聽你的指揮,才去殺掉南西先生的分|身。現在事情辦成了,你要下船?沒那么容易吧?”

            “殺掉他也是救你們自己。”水洛道,“我只是提供了一些方法。”

            “水洛先生,我們為你得罪了南西先生,處于道義,你也應該向我們提供幫助。”希光雙手抱胸,“關于我們的血脈,你有什么想法?”

            水洛道,“如果我能夠做主,我當然是希望有火種在我的虞淵立足,這不僅能夠穩定整個虞淵的空間,還會讓我們擁有真正永不熄滅的太陽。但是很可惜,我不能做主,這件事情必須要上報燈塔,請長老們來定奪——”

            “你別告訴我,在燈塔里,和你信仰類似的人,很少。”陽萌的臉僵掉了,投機失敗的感覺很不爽。

            “不算少,但是和南西他們比起來,也不多。”水洛有點心虛,天性中不服輸的成分支撐著他把話說完。

            陽萌沉默了,危險地看著水洛,希光站在水洛身后,打量著他全身上下。

            “我會堅定自己的信仰,為你們爭取所有合法的權益。”水洛提高了聲音,試圖說服,“燈塔講究法理,只要是合法合理的訴求,都會滿足!現在晨明的萬女,在阿加先生的協調下,已經獲得了一定的合法權益和自由。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欣慰的標志性事件,它意味著我們大輪回派在和小輪回派的斗爭中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只要堅持下去——”

            陽萌沖希光揚揚下巴,希光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無數比剛才更加繁復的符文從他全身冒出來,光速將水洛給束縛起來,同時,希光鎖定了周圍的空間。

            兩人沒有任何言語的溝通,但是眼神和動作傳遞了思想,陽萌的后頸也射出一根普通的碧色紙條,狠狠扎入水洛的身體中,制住他蠢蠢欲動的血脈。

            水洛雙眼瞪大,“你們要做什么?”

            “做什么?”陽萌走近兩步,“做不了同船的伙伴,只有讓你做傀儡了。”

            “不,請你相信我。”水洛道,“只要燈塔確認了你火種的身份,一定不會讓小輪回的人把你們送入深淵,你還是可以——”

            “廢話真多。”希光毫不客氣地將鳳凰羽毛的尖端插|入水洛的身體,以羽毛插|入點為中心,符文向水洛整個身體蔓延生長,讓他不得不顯出真身來,居然是一株非常俊秀的銀杏樹。希光在樹干上刻下一圈圈符文,待完成符陣后,才放開羽毛,樹又化為人。

            “已經騙了我一次,還想再騙?”陽萌很不高興道,“水洛先生好像一直以來對我們都不懷好意,沒有為我們提供過任何幫助。”

            水洛捂住頸項上的傷口,不可置信自己居然在被強迫的狀態下恢復真身。

            “現在就好了,他不能對我們說任何謊言,也不能主動對任何人談及我們的事情,如果有危及我們安全的事情,他會通知我們,也會為我們斡旋。”希光將羽毛收起來,“現在,水洛先生,你首先得告訴我們,你是誰!”

            水洛表情一凝,扭頭不想回答,可無法控制自己的嘴巴,它自動就打開了。

            “我是從拜山一族的兒子,從五百年前進入燈塔,接受的標準教育。但是因為輪回的關系,血脈里覺醒的知識和傳承與太陽氏族有一定的關系,天生就是大輪回系的成員。”水洛此刻的表情十分滑稽,理智讓他閉嘴,但是嘴巴扭曲著非要說話,“因為能量的匱乏和太陽相繼死亡,我們大輪回系的最高目標就是重啟湯谷,找到火種。”

            “火種是怎么被滅亡的。”

            “不知道。”

            “南西他們守衛在湯谷,為什么?”

            “避免太陽徹底熄滅的過程中產生黑洞吞噬空間以引發塌縮,確認熄滅的太陽中不會再有新的火種出生,圍剿全部進入廢墟內的火種。也許還有其他任務,但是我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体彩开奖结果排列5

        <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
          2. <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