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
      2. 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繡芙蓉 > 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淺中第一流。 十

        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淺中第一流。 十

        作者:希齊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07212/31140518.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后來母親斷斷續續說了好多話,她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最后只記得母親臨走前說的一句:你父親讓我告訴你,王卓此刻被收押在天牢里,他的生死全憑你。

            她呆呆地坐了一夜,到最后也不流淚了,到天明時竟不知自己是悲是喜。

            她對送飯的侍衛說了句要見父親,午后便到了這里。

            看著父親憤怒的臉,荀婧的嘴角竟不覺得勾起了微笑,她抬起手掖了下耳邊的碎發。一字一頓的對荀清灃說道:“憑什么?就憑父親你極為需要拉攏寧王,就憑三日后寧王府的花轎不能空著回去,就憑你的野心需要我這顆……”

            嘭!茶盞破碎的聲音。

            “出去!”荀清灃壓低了聲音,憤怒的說道。

            荀媚嚇得捂住了嘴,差點叫出來。印象中父親從來沒有這么失態過。荀媚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出。

            “放了宏遠,要不父親就等著替我收尸吧。”荀婧緩緩地站起來,淡淡地說道。

            荀媚只記得那天,荀婧臉色蒼白的從書房走出來,如玉般的臉龐上赫然有一道滲著血的劃痕。她伸出手揉了揉荀媚的額頭,嘴角帶著溫柔的笑。只是那只手卻冰冷無比,沒有一絲溫度。

            三日后的清晨,萬里無云,整個京城鑼鼓喧天,鞭聲陣陣。將軍府的大小姐,跟當今皇上的親弟弟寧王大婚,整個京城從清晨一直熱鬧到晚上,將軍府上下也忙做一團。可多年后荀媚想起的卻是那個傍晚,荀婧那蒼白帶傷的笑臉,和冰冷刺骨的手溫。

            “我說了朝堂上的事不會與你有一絲牽扯,在荀家,決不會有人再做第二個荀婧。”荀譽皺了眉,聲音中也透出一絲狠戾。

            荀媚知道,雖非一母所生,但荀譽與大姐關系極好,當年沒能阻止父親的決定一直是荀譽心中的痛。

            屋子里一時沒了聲音,十分安靜。只能聽見睡著了的小貓發出的的嗚嗚聲。

            荀譽把茶盞放在桌面上,茶盞里淺色的茶水黨蕩起細小的漣漪,轉瞬即逝。

            荀譽盯著茶盞,好一會他才緩緩地說道:“你即是如此的抗拒這門親事,總不會是你心里早有打算吧?”

            荀譽抬起頭,黑色的眸子盯著荀媚的雙眼,帶著幾分玩味。

            受不了荀譽眼睛里的探究,荀媚低下頭,輕咬下唇。

            子律尚未來提親,自己一個女子公然將此事宣之于口既不合情理,又顯得膚淺。轉念又想到,哥哥既然說了絕不會用自己做朝堂之上的交易籌碼,此刻這樣問定是想知道自己的心意。

            荀譽見荀媚一時無聲,此刻那只黑貓的嗚咽聲在此刻聽來竟是格外刺耳,擾得他心虛不安。

            “將軍,左致遠在前廳求見。”趙襄四處找將軍都沒找到,正著急的時候遇見了小姐的貼身侍女聽雪,這才知道荀譽是來了小姐這里。

            荀譽站起來,走了出去。

            荀媚看著荀譽的背影,終是沒能說出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体彩开奖结果排列5

        <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
          2. <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