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
      2. 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異世界的王者凱歌 > 第11章1 狂月

        第11章1 狂月

        作者:夏隙嘻嘻嘻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07217/31141205.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第11章狂月

            傾萍盛佳的父母雙親因為有著重要的政事,所以前幾天便帶著自己家族得力的雇傭兵團外出了,外出前十分愛女的父親還特意留下雇傭兵團里戰力出類拔萃的幾人來做傾萍盛佳的保鏢,但鬼靈精怪的傾萍盛佳為了自己能不受限制的戲耍,借口“父親”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遇到了埋伏,把那幾個保鏢給驚慌失措的支開了。目前府邸只有傾萍盛佳和拉蒂兩人,許多想要通過綁架傾萍盛佳來要挾她父親的組織便趁著這個空檔,發起了剛才那般的夜襲。

            “所以夏諾先生,你的理由是、什、么...!”此時已經到了黎明時分,府邸的大半都被剛才的風之魔法弄得坍塌了,所以眾人干脆坐在府邸后院的觀景亭中,進行著簡單的溝通。此時的克魯斯因一邊保持著自己紳士風度,一邊怒不可遏地斷句問著夏諾,對他十分不爽。

            “這都不知道,么。”夏諾學著克魯斯因進行著巧妙的斷句,并且他稍微拿捏了一下眉毛和眼神,表情便從面無表情變成了一種對智障的同情,克魯斯因額頭上的青筋已經突突突地跳了,若不是傾萍盛佳擋在他們中間,估計一定會直接打起來。

            “所、以、說...!你是指什么事情我知不知道啊你這家伙!!!”克魯斯因已經徹底怒了,他像是個小孩子一樣攥著拳頭夸張著表情又蹦又跳,傾萍盛佳“噗嘿嘿”的笑道:“你們倆,關系變得這么好了呢。”

            “傾萍盛佳大小姐,請您尊重我...!我即使是被侮辱也不能忍受和這種人相提并論!”克魯斯因一板正經的回答著傾萍盛佳,他的樣子真的很像古老的騎士,把榮譽看得比什么還重。但此時的夏諾還是用面無表情嘲諷的看著克魯斯因,語氣淡淡的說道:“說是不想和我相提并論,但,其實你是想被傾萍盛佳侮辱,吧?”

            ————!!!

            眾人驚得說不出話來,夏諾這家伙不說話就算了,嘴巴一打開就如此腹黑惡毒!?

            但夏諾卻還沒有結束他的奚落,他把半張嘴咧開,用一種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笑容說道:“原來,克魯斯因喜歡受辱這種口味,呢~”

            ————!!!

            “傾萍盛佳大人,請別攔著我!!!賭上我克魯斯因的尊嚴和榮譽,夏諾你個家伙和我決一死戰吧!!!”

            ————

            就這樣他們二人隔著中間的傾萍盛佳,彼此咬著牙揪著對方的頭發,足足撕扯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

            此時的太陽已經徹底升起來了,初夏的氣息越演越濃,眾人所處的景觀亭是由透明的白色水晶魔石堆砌的,透明的水晶魔石中含雜了多種魔法,如果外界的溫度達到一定程度的話,水晶魔石便會釋放里面蘊含的強大冰魔法,來給景觀亭中游戲的人顯著降溫。傾萍盛佳依舊是昨晚的那身粉紅色純色連體睡裙,上面經過一夜的折騰也是充滿了褶皺,還有不少的破損,不過她倒是絲毫不在意這種小事。黑色的長發開始有一些亂蓬蓬的,鵝卵形狀的臉蛋在艷陽的光暈中開心的笑著,即使背后沒有翅膀,也會被人們認為是天使吧。

            “好了,你是叫夏諾嗎,嗯?恩公大人?”傾萍盛佳揮揮手在克魯斯因的面前,笑笑示意道別讓他們鬧了,轉臉問著夏諾。夏諾簡單的“對”一個字回答,傾萍盛佳繼續引著話題:“那,夏諾君,能告訴我為什么放走之前的那個敵人嗎?”傾萍盛佳的眼神里毫無矯揉造作,滿是真誠。

            “那我想先知道——”說著說著,夏諾用大拇指十分隨意的戳了戳克魯斯因的方向,“這家伙是什么?”

            “你這家、伙...欺人太甚...!!!”克魯斯因想要發火,卻被傾萍盛佳攔下了。傾萍盛佳很樂意的開始回答夏諾的問題:

            “他呀,是昨天在愛爾德斯城外的森林找到的好伙伴喲~”

            “真的是那個白瓣靈獸嗎...傾萍盛佳大小姐,我也想聽!”拉蒂一臉八卦,顯然他對于面前的這個銀發美男子毫無抵抗力,想要搜羅有關于他的所有事情。

            “嗯,是的呦~克魯斯因和我們圈養的普通白瓣獸不同,他是大自然的嬌寵喔~不過我也不知道他們具體從哪里來的,只是昨夜我看見拉蒂被那個黑衣猥瑣男欺負了,自己不會魔法力量單薄,本來想直接莽撞出去拼一拼的,結果啊~白天遇到的克魯斯因雖然是靈獸形態但他開口說話喲~特別溫柔~特別紳士~他可以當我的契約靈獸,來按我的意志保護我,所以我就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呢~”傾萍盛佳坐在椅子上,聲音磁性,語調俏皮,她的腳尖可以離開地面,就這么浮空來回調皮踢著,顯然對她和克魯斯因夢幻般的相遇回味無窮。

            “那,契約的內容是什么...!”拉蒂并沒有對靈獸從獸型態變成人形態而驚訝,因為異世界有很多這樣的生靈以這種方式生存著,他們本來是無法變成人形態的,除非和相匹配的人結下契約才可以改變形態。白瓣獸在這種靈獸中算得上是比較上等的生靈了,能力性格方面都是很優良的,只不過數量十分稀少,所以和他們結下契約的人少之又少。拉蒂作為傾萍盛佳十幾年來的唯一仆人,現在深深感受到了來自于克魯斯因的壓力。完美的邂逅,關鍵時刻的英雄救美,英俊的外貌,開朗的性格,這這這真的是要把拉蒂的存在感徹底抹消掉了啊!!!

            “契約,是不能說出來的,您知道的吧,傾萍盛佳大小姐。”克魯斯因看著想要問及契約內容的拉蒂,說話的方式刻板而又冷漠,力量十足。

            “嗯,自然喲~話說夏諾君,可以告訴大家了嗎~?”傾萍盛佳坐在椅子上仰起頭,朝站著的夏諾嘿嘿笑道。

            “那個人只是個誘餌,暗處還有其他二人的存在。”夏諾淡淡說道。

            “你是指這個么?切,那幾個鼠輩的惡臭我早已嗅到,解決了出面的那個人接下來我便會解決他倆的,這區區鼠輩便是你阻止我的理由?”克魯斯因仰著下巴,高傲的說道。

            “他身上的大氅,是狂月組織的。”夏諾攤著一只手,隨意擺擺,“他們的殺戮方式很有章法,他們的小隊全部都是三個人組成,而且戰斗時都會有兩人藏在暗處,一人在前試探敵情。他們的戰場評估能力是所有殺戮組織中最強的,出面的那人將會豁出生命來試探情報,在現有情報的基礎上,如果三人能夠合力解決,那么隱匿的兩人便會毫不猶豫的出馬參加戰斗,如果合力也解決不了,那么隱匿的兩人便會拋棄刺探情報的隊友,選擇放棄。”

            “所以呢——?”

            “如果小隊成員消減了,那么剩余的人會進行重新編制。與此同時代替他們執行任務的其他小隊,戰力會更加兇猛,來確保任務的完成成功率。但如果他們全員都活下來了,那這個任務還是他們的,無論如何讓他們來完成,直到成員出現死亡。”

            “...”克魯斯因無言以對,夏諾這么說的話,確實剛才的成員可以完全輕松解決,但接下來代替他們的則會是更加強大的團隊,強大的團隊倒下去后還會有更更強大的出現,如此雪球式的翻滾襲擊,即使自己很強大也不能保證可以全身而退,更何況自己契約的主人,傾萍盛佳大小姐只是個略同功夫的無能力者......

            “是夏諾君再次救了我呢~”傾萍盛佳閉上眼睛,聽過夏諾的說辭后不僅沒了心中的疑慮,而且還對夏諾有了一份感激之情。不過旁邊的克魯斯因不太服氣,他故意挑刺道:“那你是怎么知道這些情報的,莫不是你身為其中一員?”

            “是。”

            ——————?

            大家都以為克魯斯因單純無敵意的挑刺會讓夏諾奚落嘲諷回去,但夏諾竟然淡定的承認了!?

            “...傾萍盛佳大小姐...!”克魯斯因立馬反應過來,他張開雙臂直接閃到傾萍盛佳面前,進入了防御狀態。

            “你是,白癡,么?”夏諾面無表情的看著反應過度的克魯斯因,“我曾經是狂月的一員,只是,曾經。”說完,夏諾指指自己黑色的外衣。這乍一看是不合時宜的秋冬裝,黑色外衣有著風衣一樣修長的造型,但下擺只是延長到大腿和臀部之間而已,夏諾慢慢解開黑色外衣,黑色水晶扣發出“啪嗒啪嗒”的清脆聲響,從里面露出來的是————和昨夜那個男人大氅上一樣的圖案————詭異感十足的月亮,正如“狂月”其名。

            “我的小隊已經覆滅了,組織的內部處理是回收殘余者,也就是殲滅的意思。”夏諾淡淡說道,然后重新扣上了扣子。

            “殲滅...?”克魯斯因收起了他的防御姿態,雙手交叉在胸前,這么疑惑問著。

            “因為組織有著對每個隊員的準確評估,而小隊覆滅后,我接受重組小隊的可能性為零,這么說,懂了?”

            傾萍盛佳看著夏諾抑郁的眼神,聯想起初次見面的那個場景,當時的他全身都是恐怖的戾氣和對求死的渴望,是...因為剛剛經歷重要之人的死亡么...夏諾君也是對珍視之人十分看重的吧...所以接收重組小隊的可能性才會為零...

            “夏諾君~”傾萍盛佳耍起俏皮的語調,她抬起頭看著站立的夏諾,慢慢摘下自己脖子上掛著的精美藍色吊墜,舉在夏諾的面前:“我打算去找外出的父親,路上還想請你好好保護吶~這東西作為報酬,足夠了喔~”

            “傾萍盛佳大小姐,您...”克魯斯明明已經這么強大了,然而傾萍盛佳還要雇傭這個奇怪來歷的夏諾,所以他擺起了一副不愉快的皺臉。

            “傾萍盛佳大小姐,這項墜可是...”拉蒂也有話說,但被傾萍盛佳“噓”的姿勢打斷了。

            “...”夏諾沒有給出任何反應。

            “哎呀哎呀~夏諾君還真是個靦腆的人呢~那項墜我先替你保管在自己的脖子上,明天和我們一起出發吧~”

            “出發...?”夏諾不太明白。

            “夏諾君不是想去聯合國的王城嗎~我的父親也是要去那里的喲,所以順路一起也不是不可以吶~”

            “...”夏諾沒有說話,面對如此說辭的傾萍盛佳,好像怎樣拒絕都沒用。

            “一起順路的途中,若是突發奇想想被我雇傭,那就向我要這項墜喲~很很很、值錢的~!!!”傾萍盛佳手里拿著的那枚藍色寶石吊墜有著無數精妙的切割面,在陽光的直射下璀璨奪目但看起來深不見底,仿佛住著被神明寵愛的生靈。

            “...多...”夏諾的“謝”字還沒有開口,就被傾萍盛佳打斷了:

            “那、以后多多指教了喔~夏諾~君~!”

            少女在陽光下,展示著舉世無敵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体彩开奖结果排列5

        <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
          2. <output id="hw22s"></output>

                <label id="hw22s"><pre id="hw22s"></pre></label>

              1. <listing id="hw22s"></listing>